当前位置:首页 > 热点 > 正文内容

变态的骚扰电话,把你肉割下

猎奇君10个月前 (06-17)热点92

美国历史上曾出现过一个超级猖狂的杀人魔——黄道十二宫,凶手不断写信挑衅警方,但案件就是破不了,至今未解。而美国的另一起凶杀案,也采用了类似的手法,情节却更加诡异......

时间回到1980年,当时32岁的多萝西是一名住在美国加州的单亲妈妈,育有一个4岁的儿子,在贩售熔岩灯、念珠、薰香的店里担任秘书。


虽然客户多半是嬉皮士等前卫人群,不过多萝西倒是很安分守己,不沾毒不酗酒,有着虔诚的信仰、过着平凡的生活。


让她相当困扰的是,连续几个月来,她时常在店里接到奇怪的骚扰电话,电话里是一个男声,多萝西觉得自己听过这个声音,却想不起是谁。


电话里的男子有时候述说着自己有多么爱她、多想为她奉献一切,有时候却威胁要杀了她,还声称自己一直在跟踪她,让她感到害怕。


虽然多萝西也曾试着报警,但她生活单纯,电话也只是言语骚扰,没有太多线索,警方并不是很重视,只当作是恶作剧。

但电话并没有停止,而是几乎天天打到店里来。多萝西的妈妈回忆,有次男子又打电话到店里,要多萝西到外面,声称自己有东西要送她。


结果多萝西在自己车子的挡风玻璃上发现了一朵枯萎的红玫瑰。最恐怖的一次,是男子威胁要将她藏起来、把她的肉一片片割下。


这次事件后,警方不再漠视,而是开始加强巡逻。而恐惧不已的多萝西也开始去学空手道,并准备买枪来自我防卫。


到了5月28日那天,多萝西一如往常将儿子寄放到父母家,之后到店里上班,和同事开会。期间,其中一名同事康拉德的手臂上多出了不明的红色咬痕,肿痛难当。


多萝西便和另一名同事潘合力将他送到医院。按照医生的诊断,康拉德是被剧毒的黑寡妇蜘蛛咬伤,并为他做紧急治疗。



在治疗的几个小时期间,潘和多萝西一直待在医院,直到11点治疗结束,他们才决定离开。这时,多萝西提议由她先去将车开到门口,免得受伤的康拉德还得走路到停车场。


谁知道,这一去,多萝西便再也没有回来。同事潘回忆,待在医院的期间,多萝西一直都和她在一起,离开前也只是快速的上了个洗手间,并没有异状。


在多萝西离开,拿到药的潘和康拉德走到了医院门口,左等右等却都没等到多萝西,便往急诊室的停车场走。


这时,多萝西的车突然窜了出来,快速冲向他们。由于速度太快,又闪着大灯,他们甚至没能看清车上的人到底是不是多萝西。


两人挥着手大声呼喊,车却没停下来,而是急速从他们身边开走,往右急转开出了停车场。

潘和康拉德又在医院等了几个小时,多萝西却都没回来,联系她的家人后,父母也说他们没有到医院接多萝西离开,只得将她失踪的事通报警察。


但由于多萝西是成年人,失踪也不过几个小时,警察并没有很重视。然而就在不久后的凌晨4点半,多萝西的车在距离医院10公里外的一处小巷被人发现,还被点起了大火,里面空无一人。


这令警察紧张了起来,开始积极调查,然而却找不到什么可用的线索。但事情还没结束。在多萝西失踪的一周后,她的父母开始接到匿名的骚扰电话。


那天,多萝西的母亲接起了电话。来电者问她是不是多萝西的亲人,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只说了句“我抓到她了”,便挂了电话。


这是多萝西失踪一周来,警方唯一掌握到的线索。从那之后,几乎每个星期三,母亲都会接到同样的电话,对方声称自己抓到多萝西、或杀了她。

起初警方劝多萝西父母不要接受媒体采访。但随着时间过去,仍然没有多萝西的消息,她的父亲便决定不理会警方,向媒体批露这起事件。


而到了6月12日,也就是多萝西失踪约两周后,报导这起失踪案的奥兰治城报接到了一通匿名电话。对方说:我杀了她。我杀了多萝西。


接电话的主编将这些话转述给了警方,警方认为对方十之八九是凶手,因为这通电话说出了很多只有警方了解的作案细节。


比如到医院前,多萝西将平常穿戴的黑色围巾换成了红色、以及当时康拉德被蜘蛛咬伤的事情。


与此同时,每周三晚上打给多萝西母亲的恐怖电话仍然没有停,总是声称自己囚禁多萝西并杀了她,匿名电话整整持续了将近4年。

一直到1984年4月,有一次电话被多萝西父亲接起后,才不再打来。而这段时间内,多萝西仍然毫无音信,也没有什么有力的线索能找到她。


到了8月6日,一名建筑工人在道路旁约10米处发现了一堆烧焦的骨骸,其中有人、也有狗的,被整齐的摆放排列。


最后通过牙科纪录比对,确认了里头的人类骨骸属于多萝西。正巧,发现骸骨的地点约2年前曾发生过火灾,警方便认为,多萝西的尸骨应该2年前便被丢弃在那。


与骨骸同时被发现的,还有多萝西的手表和绿松石戒指。手表的时间停留在5月29日的凌晨0点30分,也就是多萝西的车被同事目击离开停车场后约一个小时。


多萝西极有可能在医院被掳走不久后便遇害,尸体被弃置,接着车子也被丢弃烧毁。而这些,就是多萝西生前留下的所有信息了。


遗骨被焚烧破坏得太严重,法医甚至无法勘验出她的死因。多萝西的家人既高兴找到了女儿的下落、又伤心于她死于非命的下场,为她举办了告别式。


令人毛骨悚然的是,就在尸骨被发现后,多萝西母亲又再次接到了匿名电话。虽然警察在她家装上了录音机,试着追踪来电,但电话时间太短,来不及完成追踪。


今年正好是多萝西案40周年,她生前究竟遇到了什么事、究竟是谁对她下了毒手,一直众说纷纭。多萝西的儿子一直持续追查母亲的案件。


有些人认为,凶手可能是被蜘蛛咬伤的康拉德。而多萝西的儿子则认为,凶手可能是他们家附近一名信仰奇怪邪教的邻居。


与遗骨一起被发现的狗骨头可能是用于邪教仪式。但这些说法全都缺乏证据。这桩案子就这样,一直被列为悬案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猎奇君收集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分享给朋友:

发表评论

访客

看不清,换一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